千錘百煉,禮贊人生——品味納西族用銀的一生

千錘百煉,禮贊人生——品味納西族用銀的一生

    

在麗江古城八百年蒼茫的歷史記憶深處,隱隱閃爍著一簇亮光,這簇銀白是納西人的靈魂之光,它被賦予人格,幻化成神,變作威靈赫赫的“三朵神”;它外化于物,托體山阿,化成圣潔巍峨的玉龍雪山;它從被納西人稱為“銀石”的玉龍雪山,化成汩汩雪山泉水,滋養著麗江這塊熱土,滲進納西人的血脈。納西人將這簇光亮投射到銀器上,從此“生戴銀,死帶銀”,在它的映照、指引下,納西人走過漫漫的人生旅程。

    


一個新生命的誕生帶來的不只是喜悅,還有希望與寄托。在納西族的傳統中,小孩出生后,父母便走街串巷,告知家中添子嗣的喜訊,街坊鄰居分享喜悅,每家按照習俗送給父母一些碎銀子,表示給孩子最真誠的祝福,父母之后便找到銀匠,精雕細鏨,為孩子打制一把銀鎖。到了孩子滿月這天,把銀鎖給孩子戴上,這把銀鎖因賦予“百家祝福”而制成,寓意著“一家愛集百家福”,因此稱為“百家鎖”,這把“百家鎖”將作為傳家之物,跟隨孩子一生。

    

孩子過了成年禮之后,便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。納西族崇尚自由戀愛,男女雙方確定戀愛關系后,男方給女方的定情物往往是一個銀項圈或者銀手鐲,女方戴上后,意為“名花有主”。

    

傳統納西婚禮非常注重銀器的使用,常見的嫁妝有銀手鐲、銀餐具,有所謂“無銀不成婚”的說法。一個銀碗,一雙銀筷,飽含著長輩對于新婚夫婦的祝福,也承載了新婚夫婦對新生活的美好憧憬。


    

安頓好妻小,納西族漢子便會趕上馬幫,行走在滇藏茶馬古道這條艱難卻又充滿希望的路上。出發前,家人就會為納西族男人準備一個銀碗。馬幫路山高水險,趕馬人涉險履危,風餐露宿,沿途口糧都是就地取材,銀碗既能判斷食物是否有毒,又能保鮮食材,是馬幫路上的必備物品。


    

馬蹄踏碎了時光,倏忽之間,趕馬人已到暮年,在他的生命之火晦暗飄搖的時候,家人會為他準備一些碎銀。納西人會將這塊碎銀用用紅布包裹,在彌留之際,放入逝者口中,寓意著逝者能一路走好,在另一個世界也能衣食無憂。


    

銀器隨著納西族人一生的成長而不斷被溶解、鍛造,歷經百態,歷久彌新,它是納西人謀時而動,順勢而為,不懼錘煉,百折不撓的精神象征。


    


作為人生禮儀的重要媒介,它用美好的祈愿和情誼,禮贊人生的每一段歷程……


云南省麗江市古城區玉緣路玉河廣場世紀華聯二樓百歲坊管理學院
微信
微博
淘寶